2008年11月13日 星期四

野草莓日記(一)

11/06我和幾個同學約好前往台北參與遊行,在那之後我們前往行政院聲援學生靜坐,抗議警察的暴力。雖然在同一天,但行政院前的靜坐現場有秩序地拉出一條隱形的秩序圈,進入者必須收起所有標語以及和遊行相關的旗幟,突然間我們來到另一個世界。找到位置我們一起坐下,因為學校的人都在一起,主持人宣布台南神學院師生也前來聲援時,我內心感覺到的力量比起走了一個下午的遊行充實許多。我們聽著台上一首接一首的民謠,一波又一波訊息的更新,靜坐中的人沒有人知道必須堅持多久,但憑著一股單純的正義感,堅持到了今天。

回台南的路上,我的心不斷被繫在下午那短短一小時的靜坐,我甚至後悔自己回來台南。我以為抗議和運動不是玩玩就算的,如果是出於真誠的關心,怎麼可能只是喊幾句口號呢?但已經回到學校,唯一能做的只能繼續關心後續的發展。學生開始被警告、被驅離,我竟開始興奮起來,雖然擔心有人因此會受傷,但這也是已經預備好要接受的,也惟有如此運動才可能持續著。
11/08晚上,我接到在實習的同學的電話,她說成大的學生也開始靜坐了,要我代她們去關心。那晚開始下雨,學校有些老師和師母過去陪伴、送熱湯。隔天早上我和朋友相約前往,詢問參與的辦法和現場的需要。同時,正好有一位阿伯搬了一箱熱湯,對同學說:「這是魚仔湯,趁燒快吃,不要冷到了。恁為我們坐在這裡,我們很不甘,也不能為恁做甚麼,就只能送些東西給你們吃。」同學就跟我說,現場物資越來越多,需要的是願意持續加入靜坐的學生和老師。那天因為功課太多,遲遲到晚上都無法前去,雨越下越大,我出去的意願就更低了,也因此對現場的同學很過意不去。

11/10晚上,我前往現場,第一次正式加入靜坐行列,正好是吳叡人老師的演說。他專程從台北下來和台南場的朋友報告幾天以來的狀況,更重要的,是要把這次的行動再做更具體的陳述。他不倚老賣老,雖然也談了些經驗,談自己的看法和分析,但更重要的是他也看見這群學生。他分享了在這次行動中看到學生的互動和凝聚出來的想法,鼓勵年輕人勇於創造自己的時代。我認為,至少這是一堂社會的實習課。台南場因獲得很多老師的支持和校方的保護,現場非常柔性、自由,但期中考週仍有很多同學主動前來上這堂公民課。每個晚上有不少民眾前來支持,送物資、連署、一起聽演講,就在校園前,大家分群圍坐,一起討論國家當前面對的難題。我們有多少機會跨越身分、職業、階級的籓籬一起分享共有的價值?不分你我。

1 則留言:

ShowIn 提到...

so good to hear from your involvement in the student movement. yesterday I also went to the online linkage to Kaohsiung studnets. Even though there were twenty around studnets sitting there, they are very clear what they are doing and what idea they are fighting for our country taiwan. Sorry I cann't join with you in person, but i pray for more and more people be awaken through this movement. It is just the beginnig. MOre worshops and info sharing of various forms are necessary. Jio-yo together!!